海為了天藍...天為了海寬

關於部落格
愛之海---海洋家族
受海洋寵愛的家族 離不開海洋的家族
  • 223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海洋的秘密花園

台灣四面環海,在過去的政治禁令與經濟催促下,海洋僅是個遙不可及的名詞,頂多在沙灘上逐個浪、曬曬太陽便能滿足親海的慾望。隨著科技發展與海洋運動的模式提昇,對海洋的追尋與探索已不再只是沙灘搖頭戲浪、海面疾速航行的短暫快慰了。


有一群人,背負著沉重的器材;或偶偶獨行於嶙峋海岸礁岩間,或三五成群乘風破浪;也許一週一次,也許在天清、水藍、沙白的日子裡天天如此;他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在海洋深處探尋,向更遠、更深的海洋國度裡發掘,為的是找到自己心中的應許之地,找到潛水族自己的『秘密花園』。


一通老友的電話將自己拉回二十幾年前的映像中,那個曾是早期台灣潛水者的搖籃地,自己也是在那個湛藍的海灣中,與大海許下終身允諾的--『望海巷』。電話中激情地形容著:「有淑(時)候會有大紅甘鰺出現喔!」他精神奕奕地講述幾年來在那裡的發現,以及時節更替中海洋帶給他的驚喜。


在早期的海岸線,八斗子的交通十分便利,從基隆撘公車30分鐘便可抵達。在假日的清晨,一車車滿載抱著橡皮內胎和手提簡陋面鏡與呼吸管的遊客蜂擁而至;佔滿了海蝕平台,填滿了望海巷的航道,在那個貧乏和擁簇的年代裡,這片閃著藍色光芒的灣澳成了望海人的舒脫之地。


老友操著台灣國語繼續慫恿:「快點安排個淑(時)間偶帶你去啦,那可素(是)你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喔!住(至)少在台灣海域偶迷有碰到第二夠(個)!」


望海巷過去除了在夏季是一般親海遊客的天堂,在初春海水冰寒之季,更是潛水獵客夜獵花枝的樂園;往往一夜搜刮的戰利品必須用大臉盆來裝,更有潛客在海底將網袋裝滿後爬不上岸。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種俗稱花枝的頭足綱生物何以會在交配期聚集在這個海灣內,只認為這是來自海洋的饋贈。生鮮的吃不完就打成花枝丸贈送親友,至於他們為什麼來?怎麼去?以前沒人問,現在就更沒有人知道了。


當基隆市在那塊海灣邊設置了垃圾和水肥處理場後,花枝便開始逐年減少,儘管築堤興霸來約束成長的垃圾,但狂風巨浪並未給予和顏的對待。堤崩了、霸垮了,空氣中的惡臭阻擋了遊客下車的意願,海底更像是災難後的廢墟。垃圾恣意肆虐潰堤處的海底,塑膠袋在海中載浮載沈,望海巷成了潛水族的夢靨。「那塊美麗的礁俗(石)離岸足(只)有幾公楚(尺),很近啦!不必踢粉遠,幾乎跳下棄(去)就可以到了。那裡的魚給偶餵得很乖喔!那邊還有各種的軟珊服(瑚)在其他地方素見不到的,還有、還有…。」不善言詞的他極力想說服電話這頭的我,但自己卻在過去的兩種極端映像中掙扎。


潛水30年,由於工作之便,潛遍了台灣各地。在各處海域找尋理想之園地,並將它們的名紀錄在映像吊牌上,記掛於心底秘密花園的欄框中,期待下次的造訪時能美奐依舊,悸動如昔。


老官
潛水二十多年來總在基隆海域出沒,支持他潛水的動力是漁獵,這是老潛水人的宿命,獵魚是獵得理直氣壯,吃魚也是吃得理所當然。最近耳聞有人送了部水底相機給他,開始拍攝水底的照片。但是象徵『劍』與『聖經』的魚槍與水底相機,不知他是如何同時將『劍』與水底相機並用與並存的?


老官
穿著一身陳舊的潛水裝備,緊貼著仍渗流著垃圾水的堤壩邊行進,我則滿懷狐疑地緊跟在後。灰濛濛的天際,將海水染成深沈的墨綠色。「宙(這)裡的水質很不穩定,水清的俗(時)候氣瓶用完了都還不想走,但素(是)水質要是給他混起來就會伸手不見五主(指),連回到岸上的路都找不到,就只好胡(浮)到水面從水面上踢回來,啊如果在水面又碰到水流,就會累到假死棄(去)!」我還沒分辨清楚他是在解說、介紹還是自顧自的嘟囔時,他已一躍而下,在墨綠中濺起一陣白花花。水面下比預期的清澈許多,只是水層中仍參雜著許多懸浮粒子,隨著緩湧來回盪著。


領路的老官在水面上行進了十幾公尺後,手指著深不見底的海水抬起頭說:「就素(是)這裡了!」喘口氣接著說:「從這裡下到底素(是)27公尺,素(是)沙泥底,沒筍(什)麼東西好看。順著這塊吊牌的繩子就可以抵達礁俗(石),那裡比較漂亮!」說完指了指綁在水面下三公尺深的一塊白色吊牌,便潛入深處。那是一塊從垃圾堆裡撿拾來的廢棄砧板,上面寫著:『此處魚多景美,為北部海域少有,請勿破壞!』我沿著吊牌一端的細繩跟隨著他一路滑降至深處,在昏沈的水中留下兩串緩緩上升的白色氣泡。


海中的滑降有飛翔的感覺,又沒有真正飛翔時疾風呼嘯的壓迫感。你大可輕鬆地用呼吸來調整滑降的速度,並在緩慢中體驗海水輕撩肌膚的流暢感。墾丁南灣海域的孤單石就是許多水中飛翔同好的秘密花園。孤單石是個自海底突立而出的巨型礁石,北面是垂直的峭壁,南面則是斜坡;礁頂離水面6公尺,在近30公尺深的湛藍海底,一整群直徑約2公尺的鮮紅海扇在海流簇擁中輕擺。從深處仰望,一片深藍淡上了天;陽光不再刺眼,反化成一道道光束輝映在紅紫交錯的海扇林之間。靜謐的氛圍教人留連,滑翔的快慰教人忘返。


當礁石逐漸浮現在眼前時,深度錶的指針停在21的數字上。老官回頭向我豎起了大拇指表示能見度超好,但我不覺得,記憶中這裡海水的透明度比現在更好。成千上萬、點點如星的燕尾光鰓雀鯛和斑鰭光鰓雀鯛湧了上來,將我們團團圍住。老官自口袋裏掏出準備好的吐司麵包皮灑了開來,魚群頓時瘋狂也似地追逐搶食,在礁石上亂成一團,連礁縫中的石斑魚和蝴蝶魚們也出來湊熱鬧;這股搶食的動能傳得很遠,連洄游的小藍鰭鰺都好奇地來回繞了幾趟,儘管他們並不吃麵包皮。


人魚互動的感人事件四處可聞,許多潛水團體都會在自己經常活動的海域餵養出一群活躍的魚兒。每當潛水員靠近,這些魚兒總會親切地游過來等待食物,並用打探的眼神詢問「今天準備了什麼好吃的嗎?」最教人不可思議的例子就發生在綠島石朗外海。打造自己秘密花園的主人外號叫『小鳥』,他在沙地上用幾塊珊瑚礁和水泥塊堆壘出魚兒簡陋的家。在他的悉心經營下,先後曾有兩位老友在此定居。牠們是一般人俗稱『錢鰻』的裸胸鯙,被命名為平平安安。牠們個體魁梧、粗如大腿,身長約兩公尺;行游起來扭腰擺臀,再加上一口利齒,幾乎教所有的潛水者退避三舍。但當小鳥潛水接近時,牠便遠遠迎來,異常乖巧地在小鳥身上磨蹭,像似等候主人歸來的小狗見到主人時歡愉的撒嬌模樣。同行者無不看傻了眼,連我們這些自稱老經驗的潛水人都目瞪口呆。


麵包屑灑完了,未被啄食的碎屑也沈到了海底,魚群又再度向老官聚集,看得出來魚兒們認得他。這是長久經營下的結果,人魚不但能相互取得信任,更能變成朋友。在蘭嶼的椰油外海、綠島石朗、墾丁的眺石、後壁湖和山海等海域,許多潛水前輩更是敞開了大門,分享出與海生物互動良好的秘密花園。老官並未再理會魚兒們等待的眼神,回頭向我做了往前走的手勢後轉身離開。我們在礁岩邊繞了一整圈,仔細地打量了四週一番。這是一塊獨立的礁岩,坐落在自潮間帶傾瀉直下的珊瑚礁岩的大斜坡前,海流捲起時,大有中流砥柱的氣勢。礁岩高近十公尺,岩盤間數峰爭峙形成多樣性地形,也造成阻流的效果。隨流而來的浮游生物受阻流影響而上揚,這就是大多數雀鯛魚族最佳的囁食地點;爭食的鼓譟引起洄游過境的掠食性魚類頻頻青睞,自然形成一幕幕獵食追逐與生命循環的生態劇碼,成了最佳的漁場。海流和獨立礁不僅聚集了魚類,更是軟珊瑚爭相駐足的場所;一日多次的水流帶來豐沛的食物,無法移動的各式軟珊瑚只要張開觸手與伸展身軀便能輕易獲取日常所需,這是軟珊瑚族群在這裡分佈密度頗高的原因。


獨立礁和海流間的對應關係所形成的聚魚效果和生態系,曾被漁政單位仿效。他們利用各式的材質製作成各種形狀的人工魚礁,投放在台灣四周的海域,企圖吸引更多的魚類聚集。期間曾為潛水族期待的軍艦礁也在風光的儀式中相繼落海,可惜過度切割後的船身結構經不起自然的洗禮,一一地在海流中瓦解;破損處裸露的金屬也將會在海水中漸漸腐蝕,造成未來海洋生物的災難。


老官
不知是什麼時候挨近身側用手推了推我,並用手勢比了比回岸的方向,示意該結束這次的潛水行程了。他刻意地貼著沙泥淤積的海底,倚著岩盤盡頭繞道而行。沿途中,遭受垃圾場殘害的遺跡怵目驚心:廢輪胎、廢電瓶、廢漁網、廢...。有的半埋在沙泥中、有的捲曲變形,在灰濛的水域裡活像個廢墟一般,和剛剛的生態榮景成為強烈的對比。


一路回岸的路程心中戚戚然,無論西方所謂的香格里拉、東方的桃花源或是東海的蓬萊仙山,都是自然絕境中的優勝美地、理想之國,而老官的秘密花園卻是在垃圾堆裡的夢境。


台灣海域資源豐富,潛水族眼望無數潛場曾處處優美、處處豐盛,但是在追求經濟的迷失中過度使用海洋、消費海洋,美麗的海洋與生態也跟著處處汙濁、處處萎敗。


人類仿效大自然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只學到了技巧,忽視智慧的本質。海洋涵養生命是智慧、生命共存共榮是智慧、維護生命永續更是智慧。


在過去面對海洋時,我們看不見、摸不著;現今藉科技之便,不但能親近海洋,更可深入其中,彌補了過去對海洋認知缺少的一環。已有不少的潛水族開始覺醒,在海洋中經營、維護自己的秘密花園,嘗試彌補掠奪海洋的瘡口,嘗試學習身為海島國民,對海洋應有更深的認知和義務。在我們高喊發揚、重塑海洋文化且自詡為海洋國家的同時,必須更真誠地面對海洋環境與海洋生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