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海為了天藍...天為了海寬
關於部落格
愛之海---海洋家族
受海洋寵愛的家族 離不開海洋的家族
  • 224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遇見,巨碩斯文的紳士



一出台東機場,隨手攔了輛計程車便直奔三仙台。
原本想在一個半小時的車程中用靜坐來撫平心中的澎湃和悸動,
未料手機卻一直響個不停,不論是日本或國內的水族業者
都急切地想知道牠的狀況。



三仙台前彎彎的拱橋自海岸邊出現,心中莫名的激動依然不減,
能和牠面對面地在海中共游,早已超出了原先的期盼。
這股夢想即將實現的心境,像是聖誕夜接獲意外的禮物,
更像是與女友初次約會前的喜悅和慌亂無措。




工作船在箱網邊停妥後,原住民船長熱心地敘述捕捉的過程,
更在臨下水前一再叮嚀和描述牠龐大的身軀所產生的驚人力量,
以及不可預期的危險;因此我選擇用浮潛的方式來探索和接觸牠,
避免水肺潛水時過多的氣泡造成再度的驚嚇。



陽光一如往常在水中集聚成一道道光束,向深不見底的海底掃射。
我小心謹慎地進入這直徑20公尺的箱網中,安靜無聲地漂浮於水面上,
嘗試著想利用閃閃光束找出牠在網底的位置,卻怎麼也瞧不見牠的身影。



調整好呼吸後,深吸一口氣便沿著網邊朝10公尺深的網底潛去。
隱約中,那龐大流線的身形隨著下潛深度的增加,逐漸在眼前清晰地呈現
--鯨鯊,這大洋中巨碩又斯文的紳士,正輕擺高立的尾鰭緩緩游來。 


青素的背脊上精綴的點點白色細碎花斑,
憨厚寬扁的額頭下咧著一張微開的大嘴。
我屏住氣息悄悄地在牠的正上方停了下來,
牠優緩、寂靜地從我身下滑過。

 


巨大尾鰭所搧擺出的強勁水流,緊隨著離去的身影迎面襲來,
我竟像片枯葉般被推得老遠。待回神之後,牠早已消失在能見度的盡頭。
我極想在那兒等牠再次的出現,但下意識裡急迫想呼吸的衝動直逼胸口,
求生的本能迫使自己逃升出水面。 



接下來的幾次下潛,故意將自己曝露在牠的視線範圍內,並觀察牠的反應。
但無論我距離多近,牠都不太在意,即使我橫擋在牠的巡游路線上,
牠也只是靜默地稍改方向從我身旁游開。牠像動物園裡獸籠中的動物般,
以同樣的速度、同樣的姿態繞著箱網內側迴游,不停地轉啊、轉啊、轉
彷彿想找出籠網間被疏忽的縫隙,好讓牠逃回睽別兩日的汪洋,
重拾以往的自由。



後續頻繁的屏息潛水過程中,我不但用雙臂丈量了牠那 4.8 公尺長的身軀,
更用相機和攝影機在近距離記錄下牠的一舉一動。
每多一次的下潛和接觸,都讓原本期盼的喜悅深深地沈陷。
閃光燈耀眼的閃爍,只換來那對細小遲鈍的眼神稍稍地輕瞄,
儘管使勁伸展肢體做出誇張的舉動,也引不回專注於網籠外廣闊水域的視線。 


看著那對呆滯癡望的眼神,我忍不住伸手輕撫那憨厚寬扁的額頭,
牠並未收回遠眺的目光,僅只眨了眨眼,回應這份於事無補的同情。



逐漸增強的海流揚起一陣混濁,
將圓柱形的箱網推擠得像被踩扁的鋁罐般扭曲變形,
教原本就不大的空間更顯得侷促。
湍湍奔流是來自大洋的呼喚,激促著牠原始的本能──乘流而去
怎奈再巨大的尾鰭、再強勁的推力也只能將圈網頂撞得陣陣震顫。
幾次奮力掙扎後,牠只好無奈地妥協,並依循自海中飄揚起的網袋,
頂著水流浮升到更淺的水層裡繼續地轉、轉、轉……



臨別前,我再次深深地撫觸那寬整的平額和那片素青花斑的背脊,
心中暗念「能活著就不容易了!好好地活著!
活著就有希望,有再回來的希望!再見了!」
再見?在哪兒再見?在魚攤上?在餐廳裡?在水族缸前?
還是在浩浩無際的大洋中?
我像個撒了謊的孩子急速地逃離現場,
逃避的不只是那遙不可及的「再見!」,
更是逃避那雙期望自由的眼神。



牠只是個孩子啊!4.8 公尺對鯨鯊來說,才剛是成長的開始。
在未來,牠還有4倍的體長、數噸的體重等著牠茁壯、伸展。
今日的牠只因年幼才受到日本水族界的青睞,得以多存活幾日。
以往被捕的鯨鯊幼童又到哪裡去了呢?
台灣每年吃下了數十條這種魚類,不論是老、中、青、幼,
連大腹便便的雌鯨鯊也不放過。
自給不足,更向不吃鯨鯊的國家進口鯨鯊肉來滿足國人的口欲。



回程的飛機又再度地飛越東海岸,跨越那群溫文雅士的家,
那條太平洋上他們曾經活躍過的長廊,心中不敢再有過多的期盼。
海水在黃昏裡顯得更深沈晦暗,拍岸的浪濤也退去潔白的裙襬。
彷彿……隱約中……海面上遠遠傳來……
『有誰看見了我家那個不懂事的小孩?』,
『是誰從我們家帶走了我們的孩子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